一级a做爱片这是一个方法论

网络整理 2019-07-15 16:25

  鲍跃忠点评:目前看,反对新零售的基本是三种人:一是零售中的保守派,顽固坚持传统的零售理念、思维、模式;二是一些不做零售的人,譬如一些研究宏观领域的经济学家,他们眼中的零售与实际零售有差异,他们是从另一个角度看零售;三是一些媒体人,只是为了眼球需要。

  面对当前的零售现实,零售必须要变革新零售。就像开架式的大卖场现代零售淘汰了柜台式传统零售,新零售必将迭代目前的零售形式,甚至是变革目前的零售理念和零售模式。

  目前看一些零售创新模式出现了一些问题,也正在说明新零售变革创新的复杂、艰难。

  上一轮零售变革有沃尔玛、家乐福给我们当老师。新零售变革没有老师,需要自己摸索。裴亮指出:中国的零售创新已经走入无人区。

  目前,再来争论新零售、老零售,以及需不需要变革新零售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了。如果再以一种不健康的心态嘲讽零售创新出现的问题更无价值。

  赶快行吧!!!

  2019年初,公众号【第三只眼看零售】发表“新零售退潮”文章,其核心观点:自2018年下半年起,业界便不时传出“新零售风口要停”的论断。而到2019年初,伴随着阿里、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发布各自的新战略,现在可以断定,这场诞生于2016年、持续火爆三年时间的新零售浪潮终于要告一段落。

  这个业界指的是实体零售的商超便利店领域,2019年新零售退潮。

  2018年,业界新零售实践确实并不顺利。

  2018年,媒体报道“风口中的风口”无人货架几乎全军覆没。

  2018年,永辉以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业务持续亏损(2016年、2017年分别亏损1.16亿、2.67亿,2018年前3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到6.17亿)。永辉超市张轩松和张轩宁两兄弟分家,云创、云商(主体彩食鲜、企业购)剥离出表。

  2018年,三江购物与阿里合作2年,在浙江只开出5家盒马门店,合作不顺利。

  2019年,似乎开始验证了新零售退潮。

  2019年3月,侯毅发表“填坑之战”。盒马CEO侯毅在联商大会发表演讲【2019年,填坑之战】讲到:去年有很多创业公司做了新零售都纷纷退出了,包括很多互联网公司;很多创业公司做了各种类盒马模式,基本上已经退出市场了。

  2019年3月,一级a片做爱网站,高鑫零售财报黯淡。高鑫零售在香港发布了2018年全年财报,2018年录得销售、利润、同店3项指标下降,股价当日下降7%;盒小马首店也“关张大吉”。

  2019年4月,京东7FRESH换帅。7FRESH事业部总裁王笑松调任,由实体零售经营丰富的王敬担任7FRESH事业部总裁。据说原因是,王笑松2018年计划开50家门店,年底只开出10家门店,没有实现目标。    

  2019年4月,美团“小象生鲜”关店。准备关闭5家门店,只留下北京2家门店继续优化测试。美团小象大店模式没有跑通,准备大力进攻前置仓模式。

  2019年,商超便利店领域的高管们讥讽新零售,唱衰新零售,越来越多了。这个时候,联商网高级顾问团主任周勇教授呼吁:不要再为调侃、讥讽、贬低新零售而鼓掌和喝彩了!

  龙商网特约评论员老笑撰文谈了这个现象:时至今日,仍然有一些实体零售业者抱持看热闹甚至是看笑话的心态看待新零售,总是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置身于新零售的对立面,看到某些新零售项目亏损、倒闭则欣欣然,这种“闻过则喜”、为反对而反对是一种典型的“义和团”心态,实质上是以传统零售遗老遗少自居,这种闭关锁国的心态是非常有害的。

  实体零售圈能发出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实属不易,像“星星之火”。

  实体零售为什么如此反对新零售呢?笔者(云阳子)2019年2月在接受《中外管理》专访时表达过以下观点:

  1、新零售是什么?行业并没有取得共识,所以才会有“新零售退潮”说。

  个人对新零售的认知也是不断迭代,最近总结出一个心得:新零售分通俗版与专业版。通俗版是讲过非业内人士的,专业版是讲给业内人士的。

  通俗版:新零售就是重新定义零售,所有零售都需要重新做一遍。所以,重新定义百货,重新定义商超大卖场,重新定义便利店等等。

  专业版:新零售(重新定义零售)应该怎么做?目前我觉得还是阿里CEO张勇讲的比较好,新零售是数据驱动人、货、场的重构,这是一个方法论。

  2、新零售反对者与支持者: